二维码

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

1700余万黑暗中的行者,我们该如何“大帮盲”

公益资讯 来源:新华网 2018年10月15日 14:24 A-A+

  62岁的李秀芳居住在吉林省长春市,她已经好几个月没出门了。右眼视力0.01、左眼仅能看到手指晃动的她,去年冬天出门时摔断了手腕,如今只能待在家里。10月15日是第35个国际盲人节,目前我国有1700多万视力残疾人,相当于每80人中就有一个“黑暗中的行者”。

  然而,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却很少能见到这些视障人士,甚至在我国广泛铺设的盲道上,也几乎很少见到有盲人行走。

  无可奈何的“宅”

  “根据我多年的工作经验,现在多数盲人不敢出门,他们整天闷在家里。”吉林省盲人协会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说。他告诉记者,目前吉林省共有27.2万盲人,80%从事按摩工作。多数盲人极少外出,还有很多盲人干脆住在按摩院。

  68岁的富桂兰住在长春市,她告诉记者,自己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单独外出过了。“现在路况太复杂了,根本走不了,单独出行就是在拿生命开玩笑。”

  居住在成都的盲人魏洪明说,自己年轻时虽然眼睛不好,但坚持创业自食其力,还能养家糊口,心里感到很快乐。“如今年龄大了,眼睛愈发不好,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,家人不让出去,自己也不敢轻易出门,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”

  据成都市助残社会组织自律联盟秘书长陈刚介绍,成都有10余万盲人,大部分盲人都有出行的愿望。但由于无法保证自身出行安全,使得绝大部分盲人只能闷在家里,不得已要出门时,依然要求助家人、邻居或志愿者。

  不应该有的“忙”

  视力缺陷让盲人的学习、工作和生活困难重重。记者在成都多条街道上看到,盲道被占用的情况非常普遍,一些沿街小商铺直接把桌子、凳子摆在盲道上做生意,这种现象在晚上更是非常普遍。在成都烧烤一条街上,记者看到,盲道几乎都被烧烤摊位占用了,连正常人过路都难以行走,更别说盲人了。

  长春大学特教学院针灸推拿专业大五学生赵可佳告诉记者,“你看我身上有多少疤,都是出门撞的、摔的,太经常了。”

  据了解,为了帮助盲人出行,1991年北京建成国内首条盲道。2001年8月1日城市道路和建筑物无障碍设计规范颁布实施。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安全法第三十四条规定“城市主要道路的人行道,应当按照规划设置盲道”。

  赵可佳认为,虽然全国的多数道路都铺设了盲道,但是由于盲道经常被占用、设计规划不合理、安全无保证等原因,对盲人群体的帮助有限。“我很少走盲道,我身边的盲人朋友走的也不多。”

  住在成都的盲人韩宇告诉记者,盲道不仅很堵,而且许多地方的设计也不合理。有些明明是一条直路,盲道却拐来拐去;有些明明有近路可走,盲道非要兜一大圈,根本帮不上忙,有时候甚至是帮倒忙。

  责无旁贷的“帮”

  面对1700多万“黑暗中的行者”,如何让他们走进“光明”的世界?

  硬件设施小提升就可以“大帮盲”。盲人眼睛看不见,但是听觉大多灵敏,在黑暗的世界,耳朵就是他们的眼睛。盲人群体普遍认为,应该增加公共场所的语音设施。

  长春大学特教学院大四学生余亚男告诉记者,现在公交车站有很多不同的公交线路,她的眼睛能看清车来了,但是具体车牌看不清楚,“有的城市公交车进站有外放的播音,告诉站台的人是几路车到了,对视障人士和老年人都很方便,但是像长春等省会城市依然没有。”她说。

  赵可佳认为,路口的红绿灯提示音很有必要。她告诉记者,在广州和长春,一些大路口的红绿灯会有提示音,但大部分路口的红绿灯没有提示音,只能跟着人群走。有时别人闯了红灯也盲目地跟着走,比较危险。

  智能软件多关注就可以“少伤盲”。如今,读屏软件的出现对于盲人来说意义非常重大,信息获取上的障碍,正不断被技术的发展所跨越。

  除了读屏,许多盲人希望更多的软件设计者能将他们的需求设计进去,照顾残障人士的使用习惯,让软件无障碍操作应用方面更规范。

  全社会共同努力,让盲人有尊严地出行。“作为一个残疾人,最大的愿望不是能够得到多少帮助,而是不麻烦别人或者尽量少麻烦别人,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,尽可能独立完成。”但陈刚认为,让残疾人有尊严地出行还有一定距离。

  成都市第四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副主任医师李云歌认为,盲人自感处于社会边缘,这需要更多重视和关爱。全社会都应该有意识地帮他们一把,拉他们一把。

  “希望全社会能平等看待残疾人,不仅应该努力让盲人回归盲道,而且应该让更多残疾人回归社会。”陈刚说。

编辑:郭婕 责任编辑:
860010-1121050100